他沉迷邪教差點喪命 志愿者熱心挽救

日期:2021-7-22 9:49:26 作者:蘭若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訪問:809 頻道:拯救信徒 標簽:

內容提要

在從事反邪教工作中,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癡迷者,他們走進邪教的目的大都是心有所求,或尋求祛病健身,或尋求精神寄托,或二者兼而有之。有些人在人生處于低谷、心理最脆弱的時候遇到邪教,以為抓住這根“救命稻草”可以...

在從事反邪教工作中,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癡迷者,他們走進邪教的目的大都是心有所求,或尋求祛病健身,或尋求精神寄托,或二者兼而有之。有些人在人生處于低谷、心理最脆弱的時候遇到邪教,以為抓住這根“救命稻草”可以來一場逆襲,不料反被邪教洗腦拖進深淵,不能自拔,劉權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希望通過他的故事能驚醒那些欲借“神功”改天逆命的人,世上沒有一勞永逸的靈丹妙藥,人生的路要遵循客觀規律一步一步走,想走捷徑往往最容易上當受騙。


中年下崗,偶遇“神功”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原本在粵北礦場工作了20多年的劉權下崗了,這一年他42歲。正值壯年突然失業,除了懂得認礦石啥也不會,他無所適從,每天郁郁寡歡,胡吃亂喝,還得了胃穿孔和頸椎病。不久,從小對他關照頗多的哥哥突然患病離世,劉權深受打擊。他開始整夜整夜地失眠,體重嚴重下降,頹廢,抑郁,宛若游魂。妻子工資不高卻要養全家,時間長了難免有怨言。


1999年3月的一天,無所事事的劉權到公園轉悠,見一群男男女女聚集著比劃動作。出于好奇,他駐足停留。一位中年婦女熱情上前向他介紹這是“輪子功”,能健身治病不收錢。能治病,還不收錢?他聽了有點動心。大家熟絡以后,劉權每天準時到達練功點,半個多月過去了竟然學會了全套動作,還得到了一本《轉輪子》。初看《轉輪子》,劉權馬上被書上的內容吸引住了。他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練功不是常人能做的事,我要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刮目相看,我有師父的法身保護,身體一定會越來越好,有了‘輪子功’我就有翻身的機會……”劉權覺得“輪子功”滿足了他所有的期待,簡直天上掉餡餅了。


自從迷上“輪子功”,劉權像變了一個人。他找了份做保安的工作,因為有時要值夜班,身體有點吃不消,時不時不舒服,妻子勸他看醫生,他都是咬咬牙挺過去,師父也說了有病是“消業”。他連走路都不忘念叨“輪子大法好”。有一次走在大街上,一輛摩托車不知什么緣由突然從對面沖過來,眼看就要撞上他,劉權趕緊念“輪子功大法好”,摩托車拐了一下沒碰到他,他將這視作“神跡”,認為師父說的“法身保護”果然靈驗。至此,他更加精進。


當劉權沉浸在“輪子功”的世界里洋洋自得的時候,卻不知道周圍人已經發覺他越來越陌生。鄰居們發現他不愛說話,木訥呆滯,喜歡一個人低頭走路。保安隊里,他沉默寡言,很少與人交往。妻子的感受更強烈,劉權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兩個人除了吃飯在同一張桌子上,其他時間各顧各,形同陌路。兒子在外工作偶爾回家,父子間也話不多。兒子還問父親是否得了老年癡呆,劉權生氣地說自己不可能得病。


2009年的一天晚上,劉權上班時照例拿出《轉輪子》看起來。他太入神了,沒聽到有人叫開門。來者上前一看,發現他在看《轉輪子》,直接報警。幾天后有關部門為了教育挽救他,建議反邪志愿者介入幫教,我就是那時認識劉權的。


絕食求死,頑固不化


一開始,劉權對反邪教志愿者非常抵觸,連續絕食數天。勸食多日后開始進食,但是飯量很小,每頓吃幾口就???,情緒低落,話少,自稱沒力氣,身體狀況欠佳,不愿意交流。反邪教志愿者問他為何吃飯那么少,他說沒胃口,其實我們心里很清楚,他用拖延戰術,想讓我們失去耐心。


我們沒有被他嚇跑,同時要求家屬配合。


他兒子24小時貼身照顧,苦口婆心勸父親回心轉意,劉權根本聽不進去,揚言要放棄“輪子功”就不活了。他說,“朝聞道,夕可死”,練了“輪子功”就得了“道”,站在“法”的對立面是要下地獄的。他甚至辱罵兒子不識好歹。我們說:“你都修了十年了,怎么還那么容易動氣?不是說修煉人都要做到‘真、善、忍’嗎,你沒忍住??!”劉權不說話了,開始閉上眼睛,捂住耳朵,拒人于千里之外。


劉權依舊每天吃一點點飯,瘦得皮包骨頭,行動遲緩,一陣風都可以把他吹倒。他說不會放棄“輪子功”,相信它一定會有輝煌的一天,就算死也要抱住它。妻子勸他,劉權態度冷淡。他覺得這輩子就剩下“輪子功”了,任何人都奪不走這個“信仰”。如果強迫他放棄,他就餓死,以死護法。


一天晚上,劉權趁著家人不注意,找了根繩子掛在衛生間的梁柱上準備上吊自殺。他緩緩搬過凳子站在了繩結下,準備把頭放進去,“師父,你的法身要保護我在另一個世界繼續練功,這個世界的人不理解,我要離開這里了?!本驮谶@時,妻子破門而入,一把把他扯下來,“你寧愿要‘輪子功’也不要我們了?‘輪子功’比我和兒子都重要嗎?”哭聲響徹暗夜,劉權神情呆滯地坐在地上不知如何回答。


善念尚存,迷途知返


我們認識到劉權中毒太深,依靠簡單的談心談話和他自身力量根本沒有解脫的可能。我們決定聯手幾個經驗豐富的志愿者一起幫助劉權走出邪教。


經過仔細觀察,我們發現經歷自殺未遂,劉權對妻兒還是有慚愧之心的。我們抓住契機追問:“真撒手人寰了,妻兒經歷生離死別的痛苦,這是在做好人嗎?”劉權不出聲。


妻子哭訴多年來因為劉權癡迷邪教帶來的種種傷害和委屈,還有擔驚受怕,這是劉權以前沒有意識到的。他的妻子說,自從劉權下崗,收入少了,家庭陷入貧困。她早出晚歸,很長一段時間是靠一個人撐起這個家。因為劉權身體不好,她看在眼里,雖偶有怨言,也不敢指望太多。孩子上學沒錢,她厚著臉皮跟人借,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大學畢業才把舊債還清,這些劉權從來不過問。劉權自從迷上“輪子功”,表面上看起來身體好了,人卻變得冷漠固執,眼里只有“輪子功”。夫妻之間沒有溝通交流,父子之間無話可談,一家人活得很壓抑、別扭。孩子問起為什么別人的父母和孩子看起來那么親,我們家卻連笑聲都很少,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暗暗抹眼淚。有時劉權身體不舒服,劉權卻說沒病,硬扛著,她提心吊膽怕他哪天得了重病不治怎么辦。他信了“輪子功”就像得了魔怔,她沒看到什么好處,但是有一點非常明確:“輪子功”搶走了孩子的爸爸、她的丈夫。這種生活還要持續多久?難道一定要把家拆了才罷休嗎?


妻子的辛酸淚喚醒了劉權那一絲尚存的善念,雖然依舊話不多,但看起來人沒那么僵硬、冷漠了。


接著,我們給他講述了大量“輪子功”殘害生命的例子,陪同他看“輪子功”人員圍攻中南海和天安門自焚事件的視頻資料,耐心講解,細心引導。已經轉化的“同修”現身說法,通過身邊人身邊事促使劉權反思。當志愿者講到海南八個弟子車禍,李大師說全部“圓滿”,其實有一個沒死,最后活下來了,他的表情有點驚訝。我們問他這個“圓滿”怎么解釋?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名轉化的志愿者講述了自己參與中南海圍攻事件的經過,如何接到通知,什么時間到哪里集合等,很明顯這是一起有組織、有預謀的事件,不像“輪子功”人員說的那樣不參與政治,他還列舉身邊癡迷“輪子功”導致有病久拖成絕癥,甚至以為有法身保護從樓上跳下導致傷殘的案例,其中就有劉權認識的人。志愿者把李大師遙控指揮的憑證——機票影印件拿給劉權看,把李大師做過闌尾炎手術等事實告訴劉權。他有震驚,也有懷疑,慢慢打開話匣子,愿意和志愿者交流。


疑問一點一點播種,“師父”的人設一點一點坍塌,經過耐心、細致的教育,劉權終于認清原來李大師是個平常人,是個地地道道的騙子!癡迷邪教十年,宛若做了一場噩夢,從“輪子功”的泥潭里爬出來,他經歷脫胎換骨的重生,劉權說他終于從一個“非常人”的世界重返人間。生活恢復正常,他臉上也有了笑容,他說從未有過這么輕松。


轉化后他坦言,下崗后心態失衡、兄長突歿,遭遇雙重打擊,身病、心病加身,幻想借力“輪子功”翻身改命,心態扭曲,結果泥足深陷不自知,幸得志愿者幫助才解困脫苦。一日練功,十年癡迷,幻想得道,反墮歧路。本以為抱住了“佛腳”,不料抓住的是爛泥,臟了一身不說還差點喪命,好險!


一次偶遇中,生活平靜的劉權深有感觸地說,想當年邪教把人變成鬼,反邪志愿把他從鬼變回人。邪教表面不要錢,其實囚人于無形,奪命不用劍,精神控制比有形的繩索可怕一千倍,千萬要警惕。


是啊,腳下的路有千萬條,走上邪路就是窮途末路一條,任何違反人倫常理的“神功”、“捷徑”都是騙人的把戲。但愿更多的人能從劉權的故事里覺醒,自覺抵制邪教,遠離愚昧,放棄幻想,踏實生活。


為了健康和幸福,請一定遠離邪教!

評論

本站采用注冊制,請點擊網站左上角“注冊”加入本站,注冊會員可以發布文章評論、留言,也可以發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尋找親人朋友。

HD专干中国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