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司法角度談依法治邪的幾點思考

日期:2021-6-22 11:06:28 作者:瀘州市納溪區人民法院 王 月 嚴飛飛 鄭余靜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訪問:838 頻道:公告資訊 標簽:

內容提要

摘要:邪教是危害群眾身心健康,破壞人民幸福生活,阻礙社會文明進步的“社會毒瘤”。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思想觀念也發生了巨大變化。但在西部欠發達地區,邪教組織的生長和傳播仍然相當...

摘  要:邪教是危害群眾身心健康,破壞人民幸福生活,阻礙社會文明進步的“社會毒瘤”。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思想觀念也發生了巨大變化。但在西部欠發達地區,邪教組織的生長和傳播仍然相當頑固,擾亂人心,影響安定。且其傳播日益隱蔽化、詭秘化、職業化,給司法審判帶來新的挑戰。同邪教作斗爭,必須堅持法治思維,做到心中有法,自覺地把法律作為處理各種邪教問題的準則,能動司法,筑牢司法防線。


依法治邪是由依法治國決定的。依法治邪必須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并處理好依法治邪與團結教育大多數、提高公民素質以及綜合治理的關系。要強化法治意識,推進防范處理邪教工作法治化進程。筆者從我院近十年來所辦理的涉邪教案件出發,結合司法實踐,談談對依法治邪的幾點思考。


一、我區近十年涉及邪教案件的基本情況統計分析


2009年至2019年,我院共審結涉及邪教案件9件11人次,所涉及邪教均為“法輪功”,涉案8人,其中3人系近十年內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我院判處刑罰,刑罰執行完畢后又再犯此罪。故以下數據分析涉案人員基數為8人,案件基數為9件。


1. 年齡結構分析:以上8人中,40-50歲年齡范圍內1人;50-60歲年齡范圍內6人;60-70歲年齡范圍內1人。


2. 性別分析:以上8人中,女性7人;男性1人。


3. 居住地情況分析:以上8人中,城鎮居住人員6人,村居住人員2人。


4. 文化程度分析:以上8人中,小學文化6人;初中文化1人;高中文化1人。


5. 職業情況分析:以上8人中,職業為農民的1人,無業人員7人。


6. 認罪、悔罪態度分析:以上8人,有6人在庭審中均思想頑固,無悔罪表現,主觀惡性深,不配合法庭審理。


7. 判處刑罰情況分析:以上9個案子涉案11人次中,判處緩刑1人次,判處實體刑10人次;被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9人次,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2人次。


8. 前科、累犯情況分析,9個案件中被認定有前科1人,有涉及邪教被行政處罰劣跡5人,認定累犯2人,認定初犯3人。


9. 案發地情況分析,9個案件中僅有1件發生在農村,系向村民傳播邪教,另外8個案件均發生在城鎮人口密集場所或者城市地區居民生活區。


10. 辯護情況分析,9個案件中僅有1個案件涉案3人中的2人有辯護人,其余8個案件均無辯護人。


11. 案發情況分析,9件案件的被告人均系被群眾發現后控制并報警,后被抓獲歸案。


12. 罪名情況分析,9件案件罪名均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二、基本特點及原因分析


1. 被告人身份特點,絕大多數為50歲以上無正當職業的文化程度較低的女性,居住地一般為城鎮或者城鄉結合部。究其原因,主要是文化程度較低,無正當職業容易受引誘,是非判斷能力較差。


2. 案發地主要集中在城鎮人口密集場所或者城市地區居民生活區,原因主要是這樣的地方人口密度大,流動性大,更有利于其傳播邪教。


3. 絕大多數被告人認罪悔罪態度較差,上訴率高。原因主要為“法輪功”修煉者思想已經比較頑固,不容易轉變思想,不能認識到自己行為的違法性,進而上訴率也高。


4. 絕大部分被告人構成犯罪的原因系曾因涉及邪教被勞動教養、行政處罰或是被判處徒刑,又傳播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其中2名甚至構成累犯,成為依法從重處罰的情節。


5. 刑罰判處方面,在新司法解釋出臺前均為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在出臺后出現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情形,原因主要是新解釋針對具體犯罪事實和情節,可依法認定為情節較輕,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判處刑罰。


6. 從案發情況分析,9個案件均系民眾發現后報警,呈現出全民反邪的良好社會氛圍,原因主要在于近年來反邪教工作的深入開展,民眾多能認識到邪教的危害性,故能積極行動起來與邪教勢力作斗爭。


三、案件辦理過程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1. 證據搜集、審查和認定方面。對證據的審查和認定系辦理案件的關鍵問題。只有證據來源客觀真實,與案件存在關聯性的證據才能依法作為認定案件的證據。我區9個案件發生均系民眾發現后自發報警和控制涉案人員,使案件得以偵破,但也正是基于此點原因,民眾非專業偵查人員,容易破壞現場,污染原始證據。如其中1個案件,民眾發現后便將周圍所有的邪教資料不問出處來源地隨意收集在一起,偵查機關介入后不便于對資料分類固定證據,從而難以對涉案的資料數量進行準確認定,進而影響案件定罪量刑。又如其中幾起案件系張貼邪教資料引發,民眾往往隨意將涉案人員所張貼的資料自行撕下,偵查人員介入后難以取得原始證據,難以提取到指紋等生物痕跡,進而導致定案難度增大。另外,從我區涉邪教案件辦案情況來看,在證據審查、認定過程中也反映出偵查機關證據存在一些問題,一是證據來源標注不明,后期無法補證,導致證據無法采信;二是證據關聯性不強,與案件事實本身關聯性較弱,不能作為證據采信。


2. 涉案人員不配合司法機關辦案問題。我院9個案件在司法機關辦案過程中涉案人員均不愿配合司法機關辦案,在行為方式方面多表現為沉默以對、顧左右而言他、惡語相向等,在羈押期間甚至采用絕食、靜坐等方式消極對抗。其中1名涉案人員在法庭審理全過程中保持沉默,拒絕回答所有問題;其余涉案人員均在司法機關辦案過程中繼續向辦案人員宣揚邪教,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自己所宣傳的“法輪功”不是邪教,甚至有詆毀、咒罵等言語,這些都給審判以及看守所監管帶來很大的難度和挑戰。


3. 對涉案人員的教育、挽救成效問題。雖然我區已呈現出全民反邪的良好社會氛圍,但針對具體涉及邪教犯罪的涉案人員而言,對他們的教育、挽救成效甚微。前述9個案件絕大部分被告人構成犯罪的原因系曾因涉及邪教被勞動教養、行政處罰或是被判處徒刑,又傳播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其中2名甚至構成累犯,均說明對具體涉案人員的教育、挽救方面還應該加強。


4. 庭審突發問題難以預料問題。在我院辦理的9件涉邪教案件中,其中有1件涉及3名被告人的案件在庭審中出現了“維權”律師,并且煽動了我區100余名“法輪功”分子聚集法庭,并企圖在網絡引發輿情。在該案審理過程中,雖當時出現了以上情況,但是法庭審理之前對此早有預見,提前與區防邪辦進行溝通,區防邪辦協調了公安民警、社區干部、醫療救助部門等進行協調,并制定了詳細的庭審預案,以預防突發性問題,最終案件庭審得以順利進行。


四、依法辦理涉邪案件的意見和建議


(一)認真研讀2017年新司法解釋,提高依法治邪的能力。1997年我國將邪教犯罪列入刑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先后于1999年、2001年頒布了兩個司法解釋。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將邪教組織的刑罰檔次提高,并增設了致人重傷的入罪情形。2017年2月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新解釋”),之前的兩個司法解釋同時廢止。為提高依法辦案的能力,有必要認真研讀新司法解釋,對比新舊法律規定,準確適用法律。


新解釋擴展了邪教組織的內涵,詳細規定了刑罰標準,其中第二、三、四條,分別規定了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情節較輕三檔刑罰標準。新解釋對邪教宣傳品等統一了計算方式,明確規定相互折算累計的方式。新解釋堅持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處罰和挽救并行,第八、九條共規定了“從重處罰”“從輕處罰”“減輕處罰”“不做犯罪處理”四種情形,對不同種類的行為人適用不同的刑罰規則。新解釋還確定了確定鑒定機關,規范辦案程序和證據標準,統一了鑒定標準。


(二)加強庭審預案,確保庭審順利進行。針對個別所謂“維權”律師,應當分析研判其可能會制造的庭審障礙問題,提前做好庭審預案,密切配合,共同應對??赏ㄖ桓嫒思覍僖恢炼藚⒓优月?,并提前爭取家屬協助做好被告人的感化、教育工作,避免庭審工作不暢。同時,應當提前做好旁聽席位的安排工作,防止邪教骨干分子或未轉化人員進入法庭。庭審中,要嚴格安全檢查,確保庭審安全,特別注意防范辯護律師以及旁聽人員攜帶隱蔽攝錄設備進入法庭,避免新聞媒介炒作事件的發生。對于“維權”律師以串聯、簽名等方式對案件處理施加壓力或影響,干擾法庭秩序的,應當建議律師執業地的司法行政機關嚴肅處理。同時,對開庭地點的選擇上,亦可以選擇在涉案人員被羈押的場所進行。對于涉案人員所提出的“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性質問題,在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論過程中,要簡化程序,被告人及其辯護律師只要表明觀點即可,無須作過多糾纏。邪教刑事案件不宜集中宣判,應當分散處理。庭審中,對于有跡象顯示具有逃脫、行兇、自殺、自殘可能的被告人,可不解除戒具。


(三)嚴格訴訟程序,強化證據意識。刑事案件的審理程序,都應當依照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邪教刑事案件亦不例外。邪教犯罪案件的證據量相對較少,取證工作相對較為困難。首先應當根據犯罪構成要件逐項提取所有的相關證據;其次應當根據定罪量刑情節,有針對性地調查收集相關證據,尤其是傳播宣傳品或網上宣傳邪教信息的;因制作、傳播邪教宣傳品受過刑事處罰或行政處罰又制作、傳播的證據固定收集以及對制作母盤的鑒定等取證工作。人民法院在審查運用證據時,應當堅持證據裁判原則,不輕信被告人的口供,尤其是此類案件的被告人多數拒不供述案情而言,只要有其他證據能夠認定指控的犯罪事實,就應當作出認定的裁判。


(四)應當堅持教育與懲罰相結合的原則。盡可能團結、教育絕大多數被蒙騙的群眾,依法嚴厲懲罰少數犯罪分子,要把不明真相參與邪教活動的人同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進行非法活動,蓄意破壞社會穩定的犯罪分子區別開來,對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進行犯罪活動的組織、策劃、指揮者和屢教不改的積極參加者,要依法予以嚴懲;對于受蒙蔽、脅迫參加邪教組織并已退出和不再參加邪教組織活動的人員,不作為犯罪處理。

評論

本站采用注冊制,請點擊網站左上角“注冊”加入本站,注冊會員可以發布文章評論、留言,也可以發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尋找親人朋友。

HD专干中国老太婆